2020-09-17 13:15:40 來源:新世代集運電話 責任編輯:張威威
核心提示:文章稱,這本書是鮑勃·伍德沃德的第20部著作,同時也是最具戲劇性的一部。這名經驗豐富的美國記者用392頁、46章的篇幅描繪了一個陷入不尋常危機的非常規總統。

新世代集運電話9月17日報道 法國《費加羅報》網站9月16日刊載題為《<憤怒>:震撼特朗普選戰之書》的文章,作者系阿德里安·若爾姆,文章對伍德沃德的新作《憤怒》一書的內容做了大致介紹,並給予了分析評價。文章編譯如下:

《憤怒》一書9月15日正式發佈,它是鮑勃·伍德沃德的第20部著作,同時也是最具戲劇性的一部。這名經驗豐富的美國記者用392頁、46章的篇幅描繪了一個陷入不尋常危機的非常規總統。

一開始,敍述以一種相對傳統的方式展開,而且都是些翻來覆去講過的故事。比如,當選之後投身到一個不太熟悉的環境中的特朗普,是如何快速依照自身形象去塑造美國總統一職的。以及少數盡心為國家利益服務的專業人士,是如何嘗試向這位奇特的總統提供一個政府框架、限制他的意氣用事和喜怒無常所造成的影響卻最終失敗了的。對於現任總統而言,“國家”與“利益”幾乎從來不會配對出現,除非涉及他自己的利益。

《憤怒》一書的第二部分在談及新冠肺炎疫情引發的衞生和經濟危機時,調門隨之一轉,敍述不再延續樸素的文風。隨着在美國應對疫情期間與特朗普進行電話會談,伍德沃德逐漸流露出自己的錯愕之情。當他詢問特朗普是否曾與國家過敏與傳染病研究所所長安東尼·福奇博士坐下來,以讓後者向他解釋這場大流行的科學原理時,總統回答他説:“老實説,鮑勃,我真的沒有那個時間。我在白宮實在太忙了。有很多事情。”伍德沃德評論道:“説實話,我非常想知道還有什麼事比這更重要?……特朗普不是還能找出幾個小時跟我談話嗎。”

在本書披露的有錄音為證的內容當中,談到了特朗普對這場危機的嚴重性心知肚明這件事。我們發現,美國當局非常早就知道了這場疫情的潛在規模。今年1月21日,國家安全顧問羅伯特·奧布萊恩就直言不諱地警告特朗普:“這種病毒將是您在任期間需要面對的最大挑戰。”國家安全副顧問、中國問題專家馬修·波廷傑向特朗普證實,中方聯絡人告訴他説:“這將與1918年的西班牙大流感疫情類似。”

2月7日,特朗普向伍德沃德解釋説,新冠肺炎是“致命的,比流感更致命”,同時他卻繼續在公共場合極力淡化該病毒的致死率,將它與“普通流感”相提並論。

3月19日,當特朗普看清了局勢的緊迫性且美國已經採取了隔離措施的時候,他向伍德沃德承認,自己曾“故意極力淡化”病毒的嚴重性。他表示:“我不想製造恐慌。”

本書描述特朗普政府運作的部分,趣味更濃。新冠肺炎疫情有力地揭示了這位總統的侷限性,此人似乎永遠無法接受在自己的個人和直接利益之外的觀點。

伍德沃德的著作大概只會鞏固特朗普的支持者和反對者對於現任總統的看法。前者從中看到了一個與國家機器對着幹的人身上的坦率和勇氣;後者看到的則是一個虛榮心過盛且無能的危險分子。

這本書反過來讓鮑勃·伍德沃德背離了他自己所謂的客觀性。在聽聞特朗普將總統之位描述為一種“每扇門背後都有炸藥”的職務之後,伍德沃德總結道:“所謂的炸藥,就是他自己。他的自我意識過於強烈,缺乏組織能力,紀律意識淡薄,不信任自己選擇的人和專家們……他拒絕承認自己的過失,不做正事,不懂得締造和平、傾聽他人意見、制訂計劃。”

Rage_(Bob_Woodward)

鮑勃·伍德沃德的新書《憤怒》封面(美國《紐約時報》網站)

凡註明“來源:新世代集運電話”的所有作品,未經本網授權,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他方式使用。